第79章

作品:福运宝珠|作者:猪头的老公|分类:古代言情|更新:2018-07-18 10:34:18|字数:4048字

见夸的是宝珠,王秀英立时笑道:“我家宝珠的当然是有福气的。”说着满脸得意之色。

却换来魏月一声冷哼,王秀英的心情顿时郁闷到了极点,宝珠看到这里,无奈的叹了口气,暗暗琢磨着,她还要多久才能说话,这样有口难言的婴儿状态过的也实在太憋屈了些。

显然也不想在这里引人注目,魏英齐忙开口言道:“娘,老师,既然这花球已经抢到了,咱们就去府城其它的地方逛逛看好了,好容易来一趟,总不能这样就回去。”

听闻此言,王秀英的脸色才缓和了些,想着今天的收获,王秀英嘴角也染上了笑容,点头应道:“我倒是也想逛逛,只外面那么多人,可散去了。”

“娘,你就放心好了,这花球有了归属,这人自然就散去了,只是这府城我也是第一次来,倒是也不知道哪里有好玩的地方,不如下去打听打听。”

林锦闻言一笑,便开口言道:“这倒是不用了,咱们抢了花球,按说便算是锦绣楼的贵客了,想来,和她要一两个人带着咱们玩一圈还是可以的,赵叔,就麻烦你走一趟,问他们要两个熟悉这里的人来,带着咱们好好玩一玩。”

赵宇闻言,忙拱手应道:“少爷放心,我这就去办。”

赵宇离开了不过一刻钟,便带着两个十几岁的小子走了上来,王秀英有些犹豫的道:“他们两个能行吗,这俗话说的好,嘴上没毛办事不牢,不如再换两个大一些的来也好啊。”

两人见被嫌弃了,眼中闪过一抹恼怒,想着临行之时苏力恒的交代,到底咽下了这股怒气,忙开口介绍道:“你唤我们苏意,苏尔就好了,我们都是管事从家里带来的,别看我们年级小,可见识可不少,说句不客气的话,便是皇上我们都是见过的,不过一个府城,有我们陪着保管你们既安全,又能玩的尽兴。”

众人望向了林锦,见其点头,魏英齐忙对二人拱拱手道:“二位小哥不好意思,是我们见识浅薄了,不知现在可否带我们去逛一圈。”

林锦一个眼神过去,赵宇早已将两个荷包放在了二人手中,二人用手捏了捏,觉得薄薄的一片,便知定是银票无疑,脸上便多了几分真心的笑容,神色也缓和了许多道:“你们随我们来吧,放心好了,只要银票足够,我保管你们玩的乐不思蜀。”

只是几人刚出门,就听苏意哎呦一声叫了出来,众人抬头望去,只见一个足有五两重的银锭子砸在了苏意的头上,这种诡异的场景,让众人都安静了下来。

苏尔见状,忙上前将银锭子拿了下来,忙从怀中取出手帕按在了苏意的头上,这才言道:“你这是什么运气,被银子砸出了血,我倒也不知该恭喜你还是该……”。

将五两银子握在了手中,苏意也是无奈的言道:“看来这天降横财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拿的,这真是要命钱啊。”

说着话,苏意便将银锭给收入了怀中,众人看的很是无语。

而此时便是魏月也忍不住言道;“今天这过得也太诡异了,莫非有人跟银子有仇不成,若不然怎么到处是钱袋,如今直接上了明晃晃的银子,这是要闹哪样啊。”

苏意按住了胸口的银子,回头忙问道:“姑娘这是何意,莫非是想说这银子是你们的吗,真是笑话,我这伤口还在这里的,这分明是我的银子,真是的,若不是没看到银子的主人是谁,我怎么会只收这五两银子。”

魏月听了这话,不屑的瞟了苏意一眼,这才言道:“放心好了,我可没有要抢你银子的意思,只是觉得今天的事情太诡异了些,该不会有什么脏东西捣乱吧。”

“啊,呸”了一声,王秀英顿时接过了话头道:“死丫头,胡说八道些什么呢,什么叫做脏东西,若脏东西能将我的心中所求实现,还能给我送银子,那我还真恨不得脏东西能跟着我一辈子呢。”

苏意也是脸色难看的言道:“这位大娘说的不错,若捡到银子都是脏东西跟着的话,那我宁肯天天过这样的日子,了不起我做顶结实点的帽子就是了。”

不过是一句话,便被人三番两次的给堵了回来,魏月一脸恼怒的言道:“看来,你们对我真的意见很大啊,一个一个的将我的话给堵了回来,呵,根据刚刚的经验,这被砸破头的事件绝不会就此一次,你们最好小心一点,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魏月话音未落,苏尔也未能幸免,不过因为有了苏意的前车之鉴,苏尔到底没受什么重伤,不过是头上肿了个包而已。

就这,苏尔无语的捂着自己的脑袋道:“天上掉馅饼就够稀奇的了,如今天上掉的竟是银子,哪位闲的没事干的贵人,用这种方式散财,反而便宜了咱们。”说到这里,苏尔扭向众人道:“我看咱们还是回去歇着吧,这万一再有什么东西砸下来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见银子接二连三的落下,王秀英如何会愿意回屋子里去,只恨不得银子将她淹没了才好,忙言道:“要回去你们回去就是了,今天真是个好日子,这府城我们是逛定了。”

魏英齐闻言,也有些担忧的言道:“娘,依我看,这外面却是蛮危险的,要不然咱们就待在家里算了,银子虽好,可这代价实在是太大了,万一弄不好,小命都得给玩完了。”

没好气的敲了敲儿子的脑袋,王秀英方才言道:“这世上做什么事情,不会付出代价,别说是成型的银锭子,便是铜板,从天而降,我也要都捡回来。”

见苏意等人完全不能理解的模样,王秀英摇了摇头道:“如今这好日子过的都成了罪过,有银子都不知道捡,算了,你们去不去都和我没有关系,你们不去,我自己去,银子捡回来都是我的,休想让我给你们分毫。”

魏英齐苦笑一声,忙上前拉着母亲的手道:“娘,你别闹了,你看看他们二人身上的伤,这若是再重一点,或者落在哪个要穴上,小命可就没了,娘,你忘了,你可是要享后福的人,这若是出了什么事情,你这积累的福气,可不就是给了别人吗。我爹如今可算不得差,这要是他有了别的心思,我们做儿女的哪里能拦的住。”

魏不凡听闻此言,一口气险些没有上来,回过神来,便照着魏英齐的后背连拍三下道:“死小子胡说八道些什么呢,你这是要要我的老命啊,我对你娘可是一心一意的很,半点不敢起别的心思啊。”

魏英齐闻言,没有应话,只是望向了母亲,见其已经狠狠的瞪向了父亲,这才再次劝道:“娘,我爹如今你在是这样说的,可你若是不在了,这俗话说的好,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,不说旁的,你舍得宝珠吗。”

这句话可说直接攻了王秀英的软肋,只见其当下便气势熊熊的言道:“别说了,我不去就是了。那咱们弄上马车,现在就走。”

魏英齐脸上这才显露出一抹笑容来,自去安排不提。

只说几人上了马车,为防止将今天的事情联系到宝珠的身上,林锦还特意安排赵宇拿些银子砸人。

待回到家中,几日后,这次的锦绣楼花球会,便更被传得神乎其神了起来,甚至有人说,便是老天都站再锦绣楼的靠山,花球被人抢到竟然还有天降白银做奖励的,可见得天独厚。

林锦当下便忍不住笑了出来,恰巧王大夫走了进来,见林锦如此模样,脸上闪过一抹满意,口中却道:“这个时候,你还笑得出来,该说你心大还是不知死活呢。”

“师伯说笑了,林锦自认自己从来谨慎又惜命,师伯这样的评价,我可不敢接受。”

王大夫深吸口气,好笑的言道:“这个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纠结这个,怎么样,那毒的滋味如何,可要我帮你解去。”

林锦冲着王大夫拱了拱手,笑道:“师伯,又来戏耍于我,这毒分明到期自解,根本无需师伯动手,反而是我弄巧成拙了。”

“你能想到这点,也算是难得了。”

惭愧的望了王大夫一眼,林锦这才言道:“这么久才想出来,反而让身体里积攒了自己下的药的毒性,这药果然厉害。”

王大夫眼中闪过一抹傲然,接过了话头道:“当年她去了之后,我这心就已经死了,全身心的投入了这里面,自然是不同的,林锦你也是,若能绝了情爱,你这未来的路比我走的长久。”

摇了摇头,林锦只反问道:“若是师父心中之人还在,师父可会为了医术毒术的精进,而舍弃她吗。”

听闻此言,王大夫只觉得心中一痛,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,顿时苦笑道:“是我强求了,我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,又如何能强逼与你。罢了,罢了。”说着,便将身上的一块令牌拿了出来,递到了林锦的手中,“你从来就是个聪明人,想来也早已明白,我给你下毒是为了什么,既然如此我便也不绕弯子了,这是神医谷的令牌,以后便交给你了,只望你不负先辈之名。”

林锦双手抱拳,跪在了地上,开口言道:“师伯放心,林锦一定竭尽所能将神医谷发扬光大,让世人敬之、畏之、向往之。”

伸手将林锦给扶了起来,王大夫方才叹口气道:“我相信你能做的到,说来这么多年,也是我的不是,因为自己的心伤,远离了神医谷,并未为他们做过些什么。”

说到这里,王大夫从怀里逃出一个绢帛来,打开一看上面密密麻麻记载着王大夫多年以来的行医心得,已经毒物配比。

见状,林锦大喜的接过道:“多谢师伯,林锦定然将其仔细研读,刻苦专研,不负师伯所想。”

深吸口气,王大夫这才接着言道:“好好好,既然如此,我也能放心离开了。”

林锦一惊,着急的追问道:“师伯,你要走,为什么。”

“这么多年,我在这里待着,心情是难得的平静,可待了这么久,也有些厌倦了,她临死的时候让我好好活着,既然如此,我想去外面看看,说不定能更上一层楼呢。”

这样的理由,便是林锦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,遂拱拱手道:“既然如此,林锦在这里祝师伯得偿所愿,一路顺风。”

点了点头,王大夫便就此离开了。

待魏英齐知道时,亦是有些遗憾的道:“这王大夫离开了,村子里没了大夫,以后大家有个头疼脑热的岂不是很不方便。”

林锦闻言,没好气的言道:“我师伯什么身份,这么多年给乡民看病,已经是他们莫大的福分了,难道你还指望师伯一辈子待在那里不成,至于大夫,我府中还是有几个的,送一个到你那里去,也不是什么问题。”

“那多谢老师体恤了。”

挥了挥手,林锦方言道:“这些虚礼便免了,你若是真感谢我,就将宝珠留在我身边,这才是真正的感谢。”

抽了抽嘴角,魏英齐尴尬的言道:“老师,你也知道自从府城之行之后,我娘将宝珠看的更紧了,我想抱出来那就和要了她的命似的难得很,还请老师见谅。”

撇了魏英齐一眼,林锦无语的道:“你都将话说成这样了,我还能说什么,罢了,左右住的这么近,总是能见到的。”

点了点头,魏英齐见林锦并没有什么生气的意思,方才接着问道:“不知老师你对魏月到底是怎么想的。”

不明白魏英齐怎么突然问起这个,林锦索性直言问道:“你是什么意思。”

“我的意思是说,阿月毕竟是我二哥家的女儿,长久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情,与她名声到底有碍,所以……”

打断了魏英齐的话,林锦无奈的言道:“若我记得没错,当日是赵叔为了替你解围,才将魏月接了过来吧。”

喜欢福运宝珠请大家收藏:(www.lwtxt.net)福运宝珠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福运宝珠》,方便以后阅读福运宝珠第79章 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福运宝珠第79章 并对福运宝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