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章

作品:福运宝珠|作者:猪头的老公|分类:古代言情|更新:2018-07-25 14:57:28|字数:5020字

林锦心中自然千百个愿意,只是理智犹存,林锦不得不考虑宝珠的安全问题,遂将宝珠往王秀英怀里一递,便道:“多谢美意,只家中确有急事要处理,待过几日过来,定然好好留两天,今天却是不行了。”

王秀英闻言,心中暗笑,面上却是一脸遗憾的道:“那还真是不凑巧,不过您是做大事的人,我们这些升斗小民,倒是不好耽搁了,英齐你还傻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去送送,瞧你,怎么一点人情世故都懂。”

一脸尴尬的随着林锦出了家门,轻叹口气道:“事情办得如何了,我知道你让我们避到这里来,是为了我们的安全,可你真的没有事情吗。”

“放心好了,我还应付的来,况且如今的我的身份已经今时不同往日,身份上与我那大哥最起码也是个平分秋色,你完全不用担心。我没事的,不过是宝珠的特别,我不敢冒险罢了。”

听到这里,魏英齐忙笑了一声,眼看着林锦上了马,忙一把抓住了缰绳。林锦忙稳住脚下的烈马,有些恼怒的道:“你做什么,知不知道你这样有多危险,万一你要是受了伤可怎么办。”

魏英齐自己也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道歉道:“老师教训的是,这次是我莽撞了,老师可有受到惊吓。”

坐直了身子,林锦没无语的道:“这点事情算什么,我怎么可能受到惊吓,倒是你,还好吗。”

魏英齐点了点头,忙开口言道:“我没事,只是我有话要说。”

翻身下马,林锦站在了魏英齐的面前道:“说啊。”

“就是那个,我二哥那一家子,可有给你们添什么乱,大哥他们可是离开了。”

没想到是问这个,好在每日赵宇都和他报告那两家子的事情,若不然,此时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望了魏英齐一眼,林锦便开口言道:“该怎么说呢,他们如今将那院子完全当成是自己了,过得不知道有多痛快呢,尤其是你那二嫂,日日燕窝,汤水吃着,比我都过得痛快呢。”

皱了皱眉头,魏英齐疑惑的问道:“她哪里来的燕窝。”

“我让人送去的。”

林锦话落,魏英齐便道:“老师,你为什么要送燕窝给他们。”

没好气的撇了魏英齐一眼,林锦这才解释道:“在其他的方面,你真的十分聪明,可在这人情世故上,你又浅薄的很,我如此做,为的都是你们,只是为什么这么做,我要你自己体会,什么时候明白了,什么时候便来家里找我,这次离开,直到我哥哥离开之前,我都不会过来,你也别和我联系,便是有什么事情,等他离开了,我们再做打算。”

见魏英齐听了这话,乖乖的应了一声,林锦忙问道:“还有别的事情吗。”

魏英齐忙摇了摇头,拽好了马的缰绳,示意林锦可以上马了,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林锦不屑的一撇,直接飞身落在了马上,眨眼间便没了踪影。

魏英齐叹了口气,望着林锦离开的背影,很有几分唏嘘。

而此时的宝珠听到林锦离开的消息,那可谓狠狠的松了口气,心中暗道:“连我这样的奶娃娃都不放过,这应该已经算是变态的范畴了吧。”

段霄飞闻言,忙接过了话头道:“为什么不诗意一点,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,这是你们真实的写照吧。”

一脚踹在了段霄飞的腿上,宝珠没好气的言道:“别随便说这两句话,你个外星生物,还没搞清楚这诗的意思,就在这里胡说八道。行了,我懒得和你废话,左右你也闲的不行,就凑这机会,好好研究一下,咱们怎么积攒福运吧。”

听闻此言,段霄飞并没有应话,算是默认了下来。

直到晚间,林锦方才回到了家中,见此情景,林牧不由笑道:“赵琼,你说,我这个好弟弟去哪里了,怎么这么晚才回来。”

望了自家主子一眼,赵琼忙道:“二少爷如今也算是神医谷的继承人了,有些繁忙也是应该的。”

这话李牧听了只信了五分,邪魅一笑,方才淡淡的言道:“是吗,可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啊,你可注意到了我二弟的神色。”

赵琼回忆了一下,方才言道:“似乎是极高兴的。”

“你也觉得他高兴是不是,那表情简直像是见了心上人一般。”说到这里,林牧敲了敲自己的额头道:“我也真是糊涂了,还真说不动就是我刚刚说的那样,我这二弟是去见心上人了。”

赵琼听了这话,紧跟着言道:“少爷不会吧,若是二少爷真有心上人,跟夫人说了,岂不是更好。”

嗤笑一声,赵琼用扇子点了点赵琼的脑袋道:“出去别说,你是我的人,实在是太蠢了,他不说,自然是因为那女子入不了我母亲的眼,或者身份上有很大的问题,比如有夫之妇或者青楼女子。”

咽了口唾沫,赵琼强撑着言道:“少爷,二少爷不至于如此吧。”再怎么说,也是林家的公子如何会如此没有眼光。

“怎么,你是不相信我的话,我倒是觉得可能的很,若是不信,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,立刻吩咐下去,看看我那好弟弟今天去了哪里,可是那不正经的地方。”

赵琼应了声“是”,便匆匆离开了。

待第二日,林牧听到了赵琼的禀告,还有几分不可置信的道:“你确定自己没有说错,老二真的只是去看了他的弟子,那个叫魏英齐的。”

忙应了一声,赵琼十分肯定的道:“这是我亲自探查过来的结果,绝不会有错。”

来回的走动着思考了起来,突然在赵琼面前停了下来,接着言道:“你再去查查那魏英齐的媳妇,长得可是十分貌美。”

明白了林牧话里的意思,赵琼无奈的言道:“少爷,往日里调查二少爷的时候,我们都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,那人是长得清秀了些,可说白了,连咱家的丫鬟都不如,实在没有丝毫让人动心之处。”

“那魏英齐的母亲呢”

赵琼抽了抽嘴角,心中无语极了,面上却是恭敬的言道:“说白了,那王秀英就是个农家泼妇,我想若不是二少爷收了魏英齐做徒弟,在外面碰上了,只怕二少爷连看她一眼都嫌脏,便是我也受不了这样的人。”

不想听了这话,林牧却是笑着言道:“那可不一定,我这个弟弟为人处世,自来就和别人不一样,看女人这上面,与众不同些,我也不觉得奇怪。哎,我说赵琼,你说我那个弟弟喜欢的该不会是女儿吧。”

深吸口气,赵琼尴尬的言道:“魏英齐的女儿出生还不够一年,还是个吃奶的娃娃,不过听说倒是跟二少爷待在一起时间蛮多的,因为觉得那孩子长得实在可爱想,想要二少爷多看看,好有成婚的心思,可惜二少爷孩子是抱了,这成婚的心思是半分没有,赵宇这番功夫是白费了。”

本兴趣盎然的准备听个八卦,没想到遇到了神转折,林牧无语的言道:“算了,你这样的说话,总有一天得噎死我,算了算了,那就是个不开窍的,走随我去见见他,顺便混顿饭吃。”

赵琼小心翼翼的看了林牧一眼,强笑道:“少爷,二少爷可是吩咐过,一顿饭一百两银子,咱们若是去了,这一百两银子可就保不住了。”

闻言劈了赵琼一眼,林牧没好气的言道:“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,我单独要饭吃,这银子该给,我就不相信,我去和他一起吃饭,他也敢跟我要银子,废话少说,我肚子饿了,你跟着走就是了。”

见李牧走的飞快,赵琼忙查看了衣袖中,确定够一百两银子之后,便忙跟了上去。

还别说,这林牧二人赶的也巧,进来的时候,正赶上林锦在用饭,便自觉地坐了下来,望向赵宇道:“还愣着做什么,快将碗筷给我上上来啊,我陪着我的弟弟一起吃饭。”

赵宇抽了抽嘴角,忙将视线落在了林锦的身上,却见对方连眼皮都没抬,便唯有站在了原地。

而林牧见自己都发了话,赵宇还是半点动作都没有,眉头便忍不住皱了起来,直望着赵宇道:“我的话,你是没听到吗,给我拿副碗筷。”

将头低了下去,赵宇苦笑道:“大少爷,我家少爷并没有吩咐,不知你的餐费可带来了。”

“你这是开玩笑呢吧,我自己用餐交餐费也就算了,如今我可是陪你家少爷一起吃饭,你还跟我要钱,你的脑袋没问题吧。”

擦了擦嘴角,慢条斯理的将碗筷放了下来,林锦淡淡的接过了话头道:“赵叔的脑袋自然是没有问题的,陪我吃饭,呵,我怕吃了不消化,行了,看在你将自己的脸面都踩到地上的份上,我的碗筷给你,你慢慢吃,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。”

望着眼前林锦用过的碗筷,林牧脸上的神情阴沉的可怕,只冷冷的言道:“林锦.你这当我是乞丐的,让我吃你剩下的,你是在借着这顿饭讽刺我吗。”

双手一摊,林锦一脸无辜的言道:“大哥,可不要往歪处想,我是真的有事,大哥若是不想用这些,只管拿银子来,让厨房另做就是了,简单地很,不是吗。”

怒火中烧,一挥手,直接将桌子都给掀了,看着下意识的挡在林锦面前的赵宇道:“论武力值,我离你的少爷可是差的远,你挡在他的面前,不是笑话一则吗。”

边将身前的赵宇推开,林锦边开口言道:“难得大哥今天如此有自知之明,赵叔,你便让开吧,毕竟事实确实如大哥所言,便是两个他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眼见林牧暴怒,赵琼忙上前劝道:“少爷,你和二少爷这刚刚和好没几天,万万不到闹翻的时候,若不然夫人那里只怕不好交代。”

听闻此言,赵琼方才强压下怒气,望着那一地的狼藉,愤愤的一甩袖子道:“我们走。”

直到不见了二人的身影,赵宇方才无奈的言道:“少爷,你又何必如此,大少爷不过是想跟你吃顿饭而已。”

嗤笑一声,林锦这才淡淡的言道:“昨日找人调查我,今天就跑来和我吃饭,真当我是那软柿子,任人错塑形呢”.

赵宇这才明白了林锦到底在气什么,无奈的叹了口气,心中只道这兄弟两个只怕是彼此都猜不透彼此的心思的。不过想着林牧的为人在,知道其查林锦,也定不是什么好心,便也按下不提。

再说林牧气呼呼的出了院子,将花园中的花都给破坏了个干净,方才气道:“老子上辈子到底干了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,才有了这样一个弟弟,简直就是讨债鬼,再这么跟他住在一起,我非得气死不可。”

“那主子不如咱们搬出去如何。”

听了这话,林牧回头狠狠的瞪了赵琼一眼,没好气的言道:“你也来气我不成。”

叹了口气,赵琼无奈的言道:“非是我要气主子,实在是再照这么住下去,咱们便是有金山银山也撑不了多久啊,这才几天呢,说句不怕主子你恼的话,便是去万香楼也没有这么抛费的。”

为了给银子这事,林牧又如何不憋屈,遂忙怼道:“行了,难道爷还少了那些银子不成。”

见林牧面露羞恼之色,赵琼也不敢深劝,只静静的跟在了林牧的身后,许久方才听到林牧长吁口气道:“那个魏月我倒是想见一见。”

“听说住在隔壁的院子里,大少爷相见可要我去将人带来。”

摇了摇头,林牧当下拒绝道:“不用,备了见面礼,我亲自过去看看,我倒是想知道,让我二弟如此特别想待,是真的为人特别,还是真如二弟所说,是为了他那好徒弟。”

抽了抽嘴角,赵宇心中不愿,去不得不无奈的备了礼跟了上去,对于两人的到来魏二柱的脸色算不得好看。毕竟虽然村子里的女子因为要帮忙干活不太注重这些,可两个大男人找上门来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安抚了妻子一番,魏二柱便出来,见了二人,开口问道:“你们是谁,找我女儿有什么事情吗。”

有礼的笑望着魏二柱道:“贸然上门打扰是我的不是,这是我的见面礼,还望笑纳。”

看着那白花花的银锭子,魏二柱一时间愣在了原地,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好在魏月听到消息,将嬷嬷丫鬟们留在了屋子里,肚子赶了过来,眼睛扫过林牧便道:“你是林锦的哥哥。”

“正是,想不到魏月姑娘还记得我,当日见面也没打过招呼,是我的不是,今日特来拜访,想和姑娘互相了解一下,不知道姑娘可愿意。”

想着林锦对自己的绝情,魏月回头望了父亲一眼道:“爹,娘那边还需要人陪,你便先过去吧,这位是林公子的哥哥,不是什么坏人,我与他说两句话就回去。”

魏二柱忙应了一声,眼睛不停的扫过那托盘之上的东西,魏月无奈的叹了口气,便笑着言道:“既然是人家拿来的,爹你便拿进去吧,虽然送的东西俗了一点,可到底能抵了母亲的两幅药了。”

见那白花花的银子都被女儿说成这样,魏二柱忙去看林牧的神色,却只看到对方温润如玉的模样,一时间也不敢动,竟是愣在了原地,林牧一个眼色,赵琼忙上前道:“魏月小姐说得是,今天来的匆忙,却是备的不周,待下次上门定然不会如此。”

“这还叫减薄。”

魏二柱下意识的惊呼一声,魏月皱着眉头道:“爹,你快回去陪娘吧,顺便将礼物带进去,总不好让人家一直端着。”

见女儿再三说起,魏二柱按着心意,一脸喜色的将托盘接了过来,又说了两句话,这才进了屋子,且不提夫妻二人如何高兴。只说为魏月与林牧走到了花园子里坐下,魏月便先开口言道:“明人面前不说暗话,这无事不登三宝殿,你有什话就直说吧,不过我要先说明,我所知道的有限,在我这里可得不到什么太有用的讯息。”

“姑娘果然聪慧,只不过讯息有没有用,你的判断,显然不能作准,我才是做判断的人,不过按姑娘这么说来,是定然知道些讯息的了,那请说,若是有有用的,好处方面,我是绝不会亏待姑娘的。”

听闻此言,魏月笑道:“若我想要的不是好处呢。”

这话可将林牧给问愣住了,不由紧跟着言道:“不要好处,难道姑娘还是乐于助人不成,若是这样,那我就在这里谢谢姑娘了。只是以我听到关于姑娘的传闻,似乎姑娘并不是这样的人。可见传闻不可尽信。”

“这个传闻还是可以信一下的,我确实不是什么乐于助人的人,而且脾气性情算不得好,所以,我的要求可不会那么简单。”

喜欢福运宝珠请大家收藏:(www.lwtxt.net)福运宝珠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福运宝珠》,方便以后阅读福运宝珠第86章 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福运宝珠第86章 并对福运宝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