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

作品:福运宝珠|作者:猪头的老公|分类:古代言情|更新:2018-08-26 00:19:59|字数:4044字

苦笑一声,赵宇无奈的言道:“只怕不用等以后,少爷,如今,你便已经放不下她了。”

简单的一句话将林锦震在了原地,赵宇苦笑一声,却听屋内此起彼伏的惊叫之声,待望去之时,惊恐的只见屋内所有的人,都疯魔了,只将对面之人当做杀父仇人一般,个个要将对方置于死地。

见此情景,赵宇忙问道:“少爷,可要我将他们都给捉起来。”

林锦淡淡的扫过赵宇道:“赵叔我竟不知道什么时候,你也是那等悲天悯人之人了,不觉得这场面实在有趣的紧吗。”

看着屋内仿若野兽一般撕咬着对方的众人,赵宇丝毫看不出哪里有趣,只好抽了抽嘴角言道:“可是这屋子里有了凶煞之气,到底是不太好,本来我看那英齐的父母就对你有了意见,若是再看到今日场景。”

不待赵宇将话说透,林锦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,亲自动手,将所有人都给弄晕了出去,这才开口言道:“戏也看的差不多了,你去将人都给绑起来,另外,请县令过来一趟,好歹他也是此地的父母官不是,有咱们震着,想来他也该秉公直断才是。”

赵宇闻言,也是绷不住的笑道:“少爷这话说的,一个小小的县令罢了,难不成还敢跟咱们作对不成,当日他算计英齐想要将少爷拉进去的事情,还没跟他算账呢,如今少爷与大少爷也算化干戈为玉帛,再加上,少爷身份不同以往,借他十个胆子,他也没胆子跟少爷作对,我一会便派人去,保管这件事情办的漂亮。”

林锦点头,赵宇便忙退了出去,自去办理不提。

本不过就是几个乡民,对于林锦来说,丝毫就没放在心上,自然处理起来,奇快无比,很快便将人捆在了屋内。

这才将魏英齐等人喊了来,见里面有几个竟是平日里关系不错的,王秀英彻底服气了,正要开骂,魏不凡忙开口言道:“秀英,别乱来,既然事情英齐的老师管了,咱们还是不要随便插手的好。”

深吸口气,王秀英强忍了下来,指愤愤的站在了一旁,不一会却又疑惑的道:“英齐老师啊,这些人怎么这么奇怪,连求饶都不曾。反而我看着他们很是不正常。”

低头轻笑,“哦”了一声,方才一挥手,解了众人的药,紧跟着解释道:“咱们毕竟人少,想要将人都给抓着,自然是要动些手脚的。”

此言一出,缓过神来的王仁看着此时自己的样子,神情一转,忙换了一种楚楚可怜的模样,开口言道:“魏婶子,你们这是做什么,好端端的怎么将我给绑起来了,这可是犯法的。”

众人听闻王仁此言,也紧跟着言道:“是啊,魏婶子,你不记得我了,前几日,你和我娘还聊得很是投机呢。”

冷哼一声,王秀英见都到了这个时候,几人竟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来,气急道:“都闭嘴,老娘真是瞎了眼,往日里,竟然跟你们这样的人混在一起,竟是一个个的打量着想将我的银子抢过去呢,只可惜,偷鸡不成蚀把米,如今你们只怕都要去那大牢里待着呢,果然是恶有恶报。”

一听王秀英,竟然是要报官,王仁害怕道:“魏婶子,别啊,便是我们做的再不对,你要打要罚,咱们兄弟们,绝无二话,何必闹到报官这样的地步呢,乡里乡亲的,以后见面也不好看是吗,再者听说魏婶子你娘家姓王,说不定,咱们是一个祖宗,魏婶子,何必将事情给做绝了。”

王秀英,看着屋子内,拿着的锄头之类的东西,眼中满是冷意的道:“拿着这些东西来,你们是想做些什么,别告诉我是想给我家开园子,老娘可不傻,哼,还是我儿子老师说的对,杀鸡儆猴,非得将你们一下子打怕了才行,如今你口中求饶,心中不定想着是什么,左右我也不想再猜,等你进了牢中,自有律法惩治。指定比我动手,要重的多了。”

一听王秀英铁了心的要送他们去坐牢,众人顿时慌了手脚,拼命的挣扎起来,林锦见状,淡笑言道:“别白费力气了,这绳子若是让你轻易解开,那我还真是该死一死了,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,如今既然到了这一步,那么乖乖牢里走一遭就是了,无谓的挣扎就大可不必了。”

王仁闻言,冷冷的望向林锦,那眼中的杀意,只让林锦轻笑一声,蹲在了王仁的面前道:“就凭你这样的蝼蚁,竟然也敢对我露出杀意,该说你懵懂无知呢,还是不知死活的好。”

王仁死死的盯着林锦,咬牙切齿的道:“这件事情与你有什么关系,在这里充什么大瓣蒜呢,老子可告诉你,识相的快将老子给放了,不然便是坐牢,等我出来的那一日,便是你的死期。”

这话一出,林锦眼中的笑意更显讽刺道:“是吗,那既然如此,你便老死狱中,除非横着出来,不然我定让你永无见天之日。”

王仁轻嗤一笑,带着深深冷意道:“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,能够主宰我的人生。”

无所谓的耸着肩膀,林锦傲然道:“我是什么人,你还还没资格知道。”

话落,便站起身来,淡淡的言道:“官府的人,想来也快来了,你们便安心等着吧,属于你们的惩罚,会是什么样的痛彻心扉,只望你们经此一事得了教训,日后能够重新做人了。”

见林锦并不是开玩笑,众人忙混乱了起来,更是有人,直接用脑袋磕着头,不停的言道:“魏叔,魏婶,求求你们饶了我们吧,若是做了牢,我们这辈子就都完了,请您们看在往日的情分上,饶过我们这一遭,我保证我们以后绝对不再起别的心思,只要你们能放我们一马,我们回去之后,一定重新做人,这样的偷鸡摸狗的事情绝对不做,请你相信我们。”

淡淡一笑,林锦忙开口言道:“偷鸡摸狗,几位还真会避重就轻啊,我可看不出来,你们原来的计划仅仅是想偷银子。”

见王秀英望了过来,林锦一个眼神,便见一黑衣之人,将一缸桐油搬到了魏不凡二人面前,林锦这才言道:“这是桐油,这么大的一罐用来做什么的,想来你们应该也能猜的出来吧,说着亦将收出来的火折子扔在了地上。”

这么明显的的暗示,魏不凡等人有什么猜不出来的,见王仁等人,竟然想要杀死他们,魏不凡刚刚生出的怜悯之心,顿时消失个一干二净,气呼呼的一脚踹在了王仁的身上,怒吼道:“丧尽天良的东西,老子自认为自来到庄子上,因为感同身受的原因,对你们已经是宽容到了极点,租子更是降了起码两层,你们竟然如此不知足,想要害了我们的性命,还有脸为自己求饶,我若是答应了你们,才是个笑话。”

说着,一肚子窝火的扭头对着林锦拱拱手道:“这件事情我们不管了,还望英齐老师你多多照看了。”

林锦闻言,笑言道:“放心,我都准备好了,保证今日之后,这庄子内再没有人敢打你们的主意,至于他们的家人,你更不用担心,本就是他们有错在先,理亏是肯定的,再者家中又不仅他们一人,他们还不至于为了一个人,将全家都给搭进去,若不然就是傻了。”

魏不凡点了点头,也没有再看下的意思,不由拽着妻子便往回走,扭头见到秦正天等人,也忙开口言道:“秦家,让你们见笑了,本想请你们来松快几天,可没想到接连出了这样糟心的事情。”

长出口气,秦正天忙摇头拱手道:“亲家说的哪里的话,只是没想到这银子有了,日子好过了,活的反而不如以往平淡,这一出接一出的,我看着都觉后怕不已,亲家你可要多加小心才是。”

点头应下,魏不凡忙笑着言道:“亲家放心,我知道,时间也不早了,亲家先回屋子里休息,待这件事情处理完了,我便送亲家回家去。”

这突然的逐客令,让秦正天都给愣住了,忙问道:“亲家可是我们做错了什么,好端端的为什么要送我们回去。”

“哦”了一声,魏不凡忙解释道:“亲家想的哪里去了,我也没有赶人的意思,而是过两日,我们也要回镇上去住,所以这才……”

闻听此言,秦正天当下笑道:“原来是这么回事,吓死我了,还以为住在这里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呢,既然没事,我们便先回去了,至于这里。”

秦正天扫了跪在院内的众人,坚定的言道:“有的时候,千万不能心软,大蛇不是反受其害的道理,便是我不说,亲家你也是该知道的。”点头一笑,魏不凡握着秦正天的手道:“别担心,我也不是那等不知事的人,况且你刚刚也听到了,我将事情交到了英齐老师的手里。”

不必魏不凡多说,秦正天便已然心领神会,回头望了林锦一眼,恰巧将对方眼中冷意看了个正着,顿时心中一抖,忙收回了视线,不敢再多说什么,便拉着妻子,回了屋子。

见丈夫慌慌张张的模样,刘画没好气的言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,急匆匆地,和亲家一个招呼都不打,这让亲家怎么想我们。”

连灌了几口冷茶,秦正天这才没好气的言道:“你知道些什么,你难道没看见刚刚英齐老师的眼神,简直比鬼的都要恐怖。”

刘画听闻,深吸口气,当下便没好气的言道:“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话却越说越离谱了,你见过鬼吗,怎么就知道他的眼神比鬼还恐怖,况且我见那英齐的老师长的那叫一个俊俏,哪里会是你说的那样。”

听闻此言,秦正天心中一堵道:“这是你一个做妻子该说的话吗,当着我这个丈夫的面,夸赞别的男子,简直不守妇道。”

没好气的瞪了丈夫一眼,刘画这才气呼呼接着言道:“说谁不守妇道呢,好你个秦正天,如今什么话都敢说出口了,我不过是说了两句实话,你这就要逼视我了。”每说一句,刘画便在丈夫的胸口戳一下,最终这才道:“你况且,你要逼死我也要有些道理才是,也不看看那英齐师父如今的年龄,勉强都能当我的孙子了,难不成,我还能对他起什么心思不成,我说你这人能不能过过脑子。”

一时无言,秦正天没好气的言道:“少在这里给我罗列罪名,我不过随口一说,就引出你这么多话来,怎么,莫非你心虚了不成。”

瞠目结舌的望着丈夫,刘画最终冷哼一声,愤愤言道:“随便你怎么想,慢慢折腾去吧,有这功夫我还不如睡觉去呢,大半夜的和你在这里闹什么。”

见刘画往里屋走去,秦正天也深深的叹了口气,忙跟了上去。

再说县令赵天成,接到报案,本不准备动手,却被对方点名,是林锦请他前去,那脸色实在难看的厉害,其中还带着几分心虚,不由坐在大堂上,很是难安。

一旁的师爷胡莱见状,忙上前言道:“大人,可是在为林锦的事情烦扰。”

被猜中了心思,赵天成,也没有要瞒着的意思,当下没好气的言道:“这些世家之人真是难伺候的紧,前些日子,分明是那林牧发话让我整治林锦的徒弟,以将他拖下水,可我这边刚下了手,便见天的做噩梦,就没睡过一个好觉,好容易这不做梦了,人家两兄弟竟然和好了,弄了我个里外不是人,如今又有这么一出,不定是怎样的鸿门宴,等着怎么折磨我呢,有心想推拒吧,可你瞧,大堂外,那人可是一直等着呢。”

胡莱听闻此言,却是笑了出来,只看得赵天成心头火起道:“胡莱,本官往日里对你可不薄啊,如今本官生死关头,你竟然还笑的出来,未免有些过于无情了吧。”

喜欢福运宝珠请大家收藏:(www.lwtxt.net)福运宝珠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福运宝珠》,方便以后阅读福运宝珠第116章 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福运宝珠第116章 并对福运宝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