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章

作品:福运宝珠|作者:猪头的老公|分类:古代言情|更新:2018-12-13 22:40:28|字数:4057字

林锦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地方不对,不过想着陈家应该不会害他,不由苦笑暗道:“看来宝珠的事情真的让他变了许多,处处都疑神疑鬼了起来,不过是来看看病人,能有什么事情。”

想到这里,林锦摇了摇头,转身离开了。

段霄飞这才暗松口气,却没注意到陈台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身边,没好气的言道:“瞧瞧你做的是什么事情,好在林锦没有细究,不然,还不知道你要闹出什么样的笑话来。”

此言方落,陈台突然听到段霄飞的笑声,不由长出口气,颇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言道:“我在教你道理,你能严肃点吗。”

“不是啊,外用我真的觉得还蛮好笑的。”话到这里,见所有人的眼睛都望了过来,段霄飞忙清了清嗓子,开口言道:“好好好,外公说的都对,我是不该胡乱笑的,不过如今你们的重点实在不该放在我的身上,外公可不要望了今天的正事。”

陈台这才摇了摇头,领着众人来到了陈家人的面前,只是还不忘利用这段路程,好好教了段霄飞些道理。

这次段霄飞倒是乖乖的应了下来。

直到见到了陈二婶,段霄飞这才将帷帽拿了下来,喊了人。

陈二婶本就冰雪聪明,听了这话,自然便猜出了段霄飞的身份,忙扯出个笑容道:“殿下要来,怎么也不派个人传句话,我们也好准备准备,如今可不是委屈了殿下。”

闻听此言,段霄飞望着眼前的雕梁玉栋,怎么也算不上委屈二字,刚要开口,就见陈台抢先言道:“行了,以你和蜜儿的关系,与他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,虽然他的身份是皇子,可说到底也是你们的侄儿,你也只拿他当子侄看就是,若真当殿下未免太生分了,蜜儿知道了该不高兴了。”

陈二婶闻言,忙笑着道:“爹,你放心我记住了,我这也是怕一见面就太亲近了,这孩子不自在,如今既然爹你这么说,以后我定然拿霄飞当亲儿子看,保管不让他受一点委屈。”

闻听此言,陈台点头应道:“这话我信,好了,今天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他,亲家如何了,快带我去看看。真是情况这么差,怎么也不派人送个信来,怎么可是你看不起我这个做公公的,认为我没法给你撑腰是吗。”

这话陈二婶哪里敢应,当下便忙摇着脑袋道:“爹,你误会了,我这时不想给你们添麻烦。”话到这里,陈二婶身子一顿,想着到底是惊动了公公,不由深吸口气接着言道:“说来,也是我高看了自己,没想到事情会变的这么糟糕,也没想到那林牧,竟真的要赶尽杀绝,若不是有林锦撑着,只怕我们这个家就要完了。”

想着父亲如今还躺在床上,陈二婶的眼泪是怎么也止不住。

陈玉这时候哪里还忍得住,只一头扎进母亲的怀中道:“娘,你别说了,这次过来,我就不走了,我和你一起保护外公,若是有人敢欺负他们,那我就和他们拼了。”

陈玉此言方落,只觉脑袋一痛,正要发火,却见自家外公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后,显然刚刚那一拳头乃是外公打的,虽知道自己言语过激了些,是该受些教训,可陈台此时动手,陈玉不由流露出了几分委屈。

只看得陈台很是无语,直接将人拽在身边言道:“还敢委屈,看来,真是我往日对你太好了。让你现在丝毫警戒心都没有,再怎么样这里都是林家,你当在自己家能让你随便乱说,这话若是落到别人耳朵里,可有你受的。”

不想此时忽听内室有人言道:“若是老夫连这点下人都看不住,那我这么多年真是白混了,还不如这次没了性命的好,毕竟在咱们这样的人心里,脸面可还是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听出是林煌的声音,陈台忙笑着言道:“亲家这话说的也太过了,毕竟这人生谁还没有个起起伏伏的时候,再者人心难测,谁敢说,自己这辈子不会看错几个人,那就不是人而是神了。”

此言一出,陈台立时觉得内室之人似乎喘息的厉害,当下不敢怠慢,忙跑进了屋外,坐在了林煌的身边言道:“你也是,就算我这话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你慢慢说就是了,也没必要将自己气成这个样子,别忘了,你自己如今可还病着呢。”

控制不住的咳嗽了两声,林煌有些灰心的言道:“如今都到了这步田地,我这活着还有什么意义。”

听到父亲这么说,陈二婶哪里还能忍得住,只趴在床边道:“爹,你要说出这样的话来,可让女儿怎么活,真是白费了我们的一片心了。”

见女儿哭的凄惨,林煌也有些后悔自己的话说的太重,不由开口言道:“你这孩子,爹这就是随便说说,随便说说,哪里真的就想没了自己的性命,不说其他,爹可是还指望着林锦上位,那样的话,这林家以后定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做了那世家之首也未必是没有可能的。”

此言一出,林煌突然想起,这话于林家人来说自然高兴极了,可亲家却是陈家的家主,只怕不会高兴,忙开口道:“亲家不要误会,我这就是随便说说,你也知道这些日子我憋屈成什么样子,若不再给自己打打气,我怕是这日子都过不下去了。”

听到这里,陈台不由一笑道:“你要表达的意思我都明白,放心,刚刚的话我并不介意,也不会牵连到你的乖女儿头上,豪情壮志谁都有,可实现了的又有几个,再者说了,若是林锦真能凭着自己的本事做了世家之首,那我也没什么不同意的,你放心,我还不至于小心眼到这个地步。换言之,若有一日,我陈家独领鳌头,你也不要心里不痛快啊。”

不说以后,就是现在听到林煌心里也带了几分不痛快,不过想着这个话题是他自己先提起的,林煌也只能先将这不痛快给咽了下去,这才接过话头道:“放心,我同样也不是那小心眼的人,不说这些了,说正事,我问你,你今天来到底所为何事,该不会单纯的来看看我吧。”

对于林煌这个说法,陈台听的有趣,不由好笑的问道:“你这话可就说的不对了,你我不仅是多年老友,更是儿女亲家,关系那叫一个铁,我怎么就不能单纯过来看看你,再说这话,可就是白瞎了我的心意。”

“可是若不说这话,只怕一会你就要喊我蠢了,不说这些,到底所为何来,不如趁此机会说了,你也看见了,如今的我,可是没有那么多精力了。”

陈台闻言,这才打发着众人随着儿媳出去,独留下段霄飞,这才开口言道:“老兄弟,其实我来就是想要告诉你,这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。”

瞳孔一缩,林煌不由皱着眉头言道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可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。”

“这不是明摆着吗,我知道你一向期盼着林家能够更上一层楼,而林牧为人手段虽还不错,可若是和林锦一比,那就是天壤之别了,你虽有私心,可更盼望林家好,所以这才冒着这么大的风险,想要捧着林锦坐上那家主的位置。”

此言一出,林煌不由握紧了双拳,脸上的神情也变得高深莫测了起来,见状,陈台不由笑道:“亲家,你也不必反驳,我既然说出来,就是确定自己说的没有错,还是说亲家你有什么要补充道。”

句句被说到了自己的心坎上,林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思,沉默良久,方才接过了话头道:“不错,你所言却是我心中所想,怎么,你这是想来阻止我的吗,不错,若是林牧上去,对你陈家可是好处多多,自然是不希望林锦上位了。”

闻听此言,陈台玩味的扫了林煌一眼,便接过了话头道:“虽然很想给面子的来句你说的对,不过可惜你猜错了。的确,若是林牧上位,对我们陈家是有些好处,若是一般人只怕是高兴的很,可惜我这个人从小到大就喜欢挑战,你说,我会想让谁上去,谁能给我压力,让我突破现在的自己。”

“林锦”说出这个名字的同时,林煌不由也松了口气。

陈台见状,耸了耸肩膀道:“既然你明白,就该清楚,我们之间不是敌人,甚至可以合作一把,怎么样要不要试一试。”

听到这里,林煌不可置信的望向陈台言道:“你说真的,真的肯陪着我赌上一把,难道你就不怕一败涂地。”

“事情未到最后,谁敢轻言胜败,不过若是真想赌一把,却还有一件事情亟待解决。”

林煌闻言,立时正了神色道:“什么事情,你只管开口,只要我能办到的,一定万死不辞。”话到这里,突然想到自己如今的状态,林煌不由苦笑道:“不过,以我现在的状态,怕是也帮不了你什么,胜败唯有靠天意了。”

淡淡一笑,陈台方接过话头道:“可惜我这人从来相信的都是人定胜天,更何况,你不是什么忙都帮不上,起码你还能解决一个最难的事情,而且想来,这件事情也唯有你能够做到。”

此言一出,林煌眼中都仿若有了流光,竟是颇有几分兴致勃勃的言道:“到底是什么事情,你放心,若是能帮林锦坐上那个位置,让林家更加辉煌,便是要了我的命,我都没有怨言。”

挑眉一笑,陈台这才言道:“倒不至于要了你的性命,不然我那儿媳妇可得怪罪我一辈子了,其实这件事情说起来也简单的很,其实你也早该看出来了吧,那林锦并不想回到林家,更不用说什么争抢林家家主之位了,更糟糕的是,不论以前林牧对他做了多少事情,在他心里依然认下了林牧这个哥哥,这才是最棘手的。”

林煌听到这里,对陈台的话自然是十分认同,不由带着几分苦笑道:“你说的这些我又怎会不知道,其实我也劝过几次,只可惜对方就不为所动,最后只能兵行险着,用上了苦肉计,只可惜如今看来并没有几分作用。”

见陈台听了这话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,林煌方才知道自己刚刚说的什么话,刚想要改口,就听陈台言道:“原来你如今的模样,都是你自己的苦肉计,亏得我们为你担心这么久,我真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,值得吗。”

“自然是值得,理由,想来你应该清楚的很,我就不在这里重复了,我只是想要告诉你,为了林家我可以付出一切。”

陈台闻言,望了林煌一眼,终归深吸口气道:“这一点我完全不会怀疑,只是亲家,虽然这样的话我说来可能带了几分好笑,但是,我还是要白嘱咐一句,别让真正在乎自己的人受伤。”

“嗯”了一声,林煌便接着言道:“那你可有什么办法劝服他,让他当这个家主之位。”

陈台摇了摇头,带着几分无奈道:“你都劝不了,我一个与他有几分关系的外人,哪里有这个本事,亲家未免太看得起我了。”

不想听了这话,林煌却是眼前一亮道:“真是,我有办法了,找他在乎的人劝他,想来会有不同的效果。”

这话说的陈台更好奇,不由问了一句道:“那林锦还有在乎的人,是林夫人吧,可这手心手背都是人,林夫人是最不可能帮忙的,别忘了林牧也是她的儿子。”

“就是因为这样,所以林夫人才是这世界上,最不想让他们兄弟二人起争执之人。真是的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。”林煌说到这里,身子一顿,这才转而言道:“你也不要乱猜了,其实我想到的人选,根本就不是林夫人,而是”

“而是谁。”陈台着急的追问道。

却见林煌勾了勾唇角道:“自然是他那个好徒儿魏英齐了。这京城里谁人不知道这件事情,亲家该不会真的不知道吧。”

喜欢福运宝珠请大家收藏:(www.lwtxt.net)福运宝珠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福运宝珠》,方便以后阅读福运宝珠第220章 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福运宝珠第220章 并对福运宝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