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8章

作品:福运宝珠|作者:猪头的老公|分类:古代言情|更新:2019-03-11 23:24:37|字数:4013字

本就是随便找出来的理由,段霄飞竟是被问在了当场,深吸口气,这才言道:“特殊之处吗,外公倒是没有细说,等我见过之后,我想便知道了。”

听段霄飞这么说,陈芝二人倒是也认为有理,陈芝便上前敲响了房门。

段霄飞都来不及阻拦,有些无奈的言道:“表哥你怎么就这么敲了吗。”

这话只问的陈芝一愣,开口问道:“这敲门莫非还分敲法吗,难道你和祖父约定了什么特殊的暗号,若是如此,那为何不早说。”

话音落下,还不等段霄飞开口,就见门打了开来,魏英齐不由问道:“你们找谁。”说话间,眼神扫过段霄飞,顿时瞳孔一缩,忙将陈芝二人推开,几步走到段霄飞面前,满脸的不可置信,只神色却是激动到了极点。

见魏英齐此时瞠目结舌的模样,段霄飞笑着道:“岳父大人,许久不见,不知你可还认我这个女婿吗。”

一句熟悉的调笑,终是让魏英齐确认了,眼前之人,就是段霄飞,瞬间便伸手,拽着段霄飞跑进了屋子,这可将陈芝兄弟二人吓了一跳,尤其陈玉晃了晃脑袋道:“哥,我刚刚没听错吧,殿下喊那人为岳父大人,那人竟没有反驳,难不成,这就是祖父给他们的暗号,这也太奇怪了吧。”

冷着脸,淡淡的扫了弟弟一眼,陈芝方没好气的道:“把你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我扔到一边,我看这里面的事情不寻常,再者想知道,进去不就知道了吗,在这里想能相出什么来。”

无可反驳,见陈芝这个哥哥说完,便跨进了院内,陈兰也紧跟着走了进去。

只是可惜却见屋内房门关了起来,显然并没有让他们进去的意思,而里面隐隐传来了说话声,陈兰刚将脑袋贴了上去,就被陈芝揪着脑袋领到了院子里。

用力挣扎着护住了自己的耳朵,陈兰跳脚的道:“哥,你这是干什么,痛死了,难道你就不好奇他们在里面说些什么。”

静静的望着陈兰,直到对方自己安静了下来,陈芝这才言道:“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,圣人之言,你都学到哪里去了,他们既关上了房门,便是不想让我们知道,你去偷听,成何体统。”

张了张口,陈兰半天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,有些不服气的坐了下来,却又言道:“你就不怕这家人,害了殿下,你可别忘了,殿下与我们虽是表兄弟,可若是他真出了什么事情,只怕那皇帝不会善罢甘休,反而会借机怪到我陈家来,那对陈家可就是真的劫难了。”

话到这里,陈兰才发现,陈芝这个哥哥竟然一脸欣慰的望着自己,顿时整个人都惊悚了,哆嗦着身子道:“哥,我可是又说错了什么,不然你怎么会这么看着我。”

陈芝闻言,笑着摇了摇头道:“不,你说的很好,我只是没想到,你这个玩闹的脑子,有的时候竟然还蛮灵光的吗。”

长出口气,陈兰闻言,顿时没好气的道:“哥,我拜托你,这个时候,你就不要开玩笑了好吗。”

“我没有开玩笑,而是真心夸赞你,这么有诚意,莫非你感觉不到吗。”陈芝这话落下,陈兰无奈的叹了口气,有些烦躁的言道:“算了算了,我懒得说了,我乖乖待在这里总可以了吧。”

陈芝点了点头,思绪也飞走了。

而此时屋内,宝珠紧紧抱着失而复得的段霄飞,眼泪早已浸湿了段霄飞的衣衫,见宝珠如此在乎自己,段霄飞嘴角再也控制不住的勾了起来,只笑着言道:“没想到我们宝珠心中原来我这么重要,我就说吗,这打是亲骂是爱,往日里,宝珠对我又大又骂,可不就是爱我到了极点。”

本悲伤到了极点的宝珠,听了这话,羞恼的在段霄飞的腰间掐了一把,方没好气的言道:“你这人说话怎么还是这么口无遮拦的,谁爱你到了极点,我家人都在,你可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。”

食指将宝珠的头勾了起来,段霄飞直望着宝珠的眼睛,认真到了极点的道:“若不是爱我到了极点,那这眼中的泪珠,怎么会这么多,再哭下去,我看这京城都要被你演了。”

张了张口,段霄飞一时找不出理由来反驳,只能退而求其次道:“外公,你既然都这么说了,那我自然是要走一趟的,只是能否劳烦外公,将那林锦给遣出去,我不想看见他。”

这话一出,陈台不由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这是为何,据我所知,你应该没有见过他的机会吧,既然没有见过,那自然关系也说不上恶劣,见上一面也不妨事吧。”

闻听此言,陈玉也忙跟着劝道:“是啊,殿下,若是你能在林家主事之人面前露个面,那我外公那里的日子自然好过的多。”

段霄飞皱了皱眉头,强笑一声,忙开口言道:“玉表哥,我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,你怎么还不明白呢,我这都是为了你啊,这才不想见那什么林锦,若不是他,你外公也没有这一劫,再者说了,如今更是要表明咱们态度的时候,若是我这个殿下不见林锦,是否也能让林家之人认为,你们其实已经知道错了,心中支持的还是原来的人选,若是如此,那这件事情不就不了了之吗,想来这件事情也就能够平息了,玉表哥你觉得呢。”

陈玉一想,还真是这么回事,当下一巴掌拍在了段霄飞的身上,见所有人都瞪着自己,陈玉这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干了什么,忙小心翼翼的道:“殿下恕罪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段霄飞听闻此言,又见陈玉的脑袋都快低到地上去了,忙扶正陈玉的身子道:“玉表哥,在这个家里只有段霄飞没有殿下,若是玉表哥再这么客气下去,可就是不当我是一家人了。”

“我从未这么想过”急切的想要解释,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陈玉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。

见此情景,段霄飞好笑的言道:“行了,行了,表哥的意思我明白了,只要玉表哥心里不将我当成外人就好。”

“我从未这样想过,其实殿下,这几天的相处,我发现你真是合心意的很,只不过你的身份在那里摆着,我也不好太随便。”

听到这里,段霄飞干脆将陈玉的脑袋夹在腋下,见其整个人都傻了的神情,段霄飞好笑的言道:“慢慢适应吧,毕竟兄弟间一起玩闹,不是很正常的。”

陈贵妃看到这里,也是忍不住笑出声道:“这话说的很对,你们身体里一半的血都是一样的,是该好好亲近亲近,还有爹,我觉得霄飞这上面的话说的有理,若是你实在拉不下面子,不如想个办法将林锦给支出去,你觉得呢。”

陈台摇了摇头,一脸无语的言道:“我有什么拉不下脸的,只是,这林锦不适宜得罪,能不撕破脸还是以友好为主,毕竟他的身份不一般,咱们是该顾虑些,再者说句不客气的话,按我看来,如今的情况,便是玉儿的外公剃头担子一头热,人家林锦可没这个想法。”

事关外家,陈玉自然关注了些,听闻此言,便忙开口追问道:“外公,这话又是从何说起,这家主之位,难不成那林锦还不动心不成。”

“这是自然,若不然你以为谁能将他轻易给赶出林家,说来,这林锦倒是喜欢的紧,做事不拖泥带水,一下子就将林家日后可能出现的混乱,掐死在了萌芽状态,只可惜,他没想到他离开这么多年,林家依然有许多人,想要让他坐上那个位置,不过也怪不得这些人,便是我在林家,只怕也要发愁了。”

段霄飞对于林锦可谓是一肚子火气,如今见陈台如此夸奖与他,心理哪能不憋屈的,只没好气的言道:“外公你也未免太高看他了吧,他再厉害,还不是被外公你看的透透的,他那点子心机手段,在外公面前根本就不够看。”

“这可未必。”陈台吐出这四个字,脸上也忍不住露出几分好笑来,紧跟着便言道:“算了,我和你们讨论这个干什么,早点吃饭,明天一早,你们两个跟我走就是了,还有想去的,也可以跟着一起去。”

这下子众人都沉默了出来,乖乖吃了饭,第二天一早,想去的都聚集在了陈台的面前,看着孙子辈走出五六个人,陈台笑着点头言道:“还不错。”话落,未见段霄飞的身影,不由望着几人道:“殿下呢。”

陈芝闻言,一脸尴尬的言道:“那个,祖父,早上我去喊表弟的时候,听他说,他不太习惯见外人,所以要做些准备。”

“什么准备”随着陈台此言落下,只见段霄飞头戴女子帷帽,慢悠悠的走了过来。

陈台若不是这么多年家主当下来,定力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,此时非得丢个丑不可,可这不妨碍他眉头抽搐的开口言道:“殿下这是做什么。”

段霄飞闻言,一脸疑惑的望向陈芝言道:“表哥,你没和外公说吗,我怕生。”

陈芝只觉得牙酸,很想说,那魏家人不是也是陌生人吗,怎么没见你怕生,只是这么多人面前,陈芝自然要给段霄飞这个表弟面子,不能将这话给捅出来,更何况魏家的事情他回来也试探过,兄弟们都不知道,如此,他就更不能开口了,只得应道:“我已经跟外公说过了,不过刚说完,你就来了。”

“哦”了一声,段霄飞忙扭头望向陈台道:“外公,事情就是这么件事情,你能体谅的吧,哎呀,马车已经来了,那我就不客气的先上去了。”话落一溜烟的跳上了马车。

陈台只瞠目结舌,实在不知道如今的自己该做些什么反应才好。

干笑两声,陈芝忙上前扶着陈台道:“时间也不早了,祖父有什么事情马车上再说也是一样。”末了拼命向祖父使眼色,只示意对方,这在马车上,还不都是他说的算。

深吸口气,陈台也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心情,带着孙子们上了马车。

只坐下的瞬间,望着段霄飞的帷帽,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了起来,颇有几分无奈的言道:“能否请殿下,将那不合时宜的帷帽拿下来,这样出去,实在有损殿下的威严。”

段霄飞听了这话,半点不在意的言道:“外公别担心,我本就不计划以威严面对众人。”

此言一出,陈台被噎了个半死,无语的在心中暗道:“可我还想要这张老脸。况且,这要是今天你带着帷帽出去的事情给传扬出去,只怕,又是一场事端。还不知道那些人会编排出什么样的话来,好容易挽回的局面,又会打破。”

想到这里,陈台不得不再次提醒道:“就当我这个外公求你,你将这帷帽拿下来如何。”

说话间陈台便要上前亲自取下来,段霄飞赶忙往后一退道:“外公,你这要是取下我的帽子,我就从这里跳下去了,总之若不带着这帽子,我就不去林家。”

听了这话,陈台举起来的手讪讪的放了下来,无奈言道:“好,依你,只是记得,什么时候公开你的身份,我说了算,可记清楚了。”

连连点头,段霄飞当下便应了下来,陈台见状,脸上不由多了几分愁苦之色,原以为这外孙是个乖巧的,没想到是个傻得,算了,左右有他看着,想来也不会闹出什么事情来。

大约过了半个时辰,马车便停了下来,陈台忙领着众人下车,早有人等在了屋外,陈台对着为首之人言道:“林兄好久不见,没想到你亲自出来迎我,可不是让我愧不敢当吗。”

“瞧老兄你这话说的,只怕今天我要是不站在这里,你还不知道得将我骂成什么样子,以后喝酒,我都不敢找你了,来来来,快进屋,我也有许多话要与你说。”

喜欢福运宝珠请大家收藏:(www.lwtxt.net)福运宝珠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福运宝珠》,方便以后阅读福运宝珠第308章 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福运宝珠第308章 并对福运宝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