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1章

作品:福运宝珠|作者:猪头的老公|分类:古代言情|更新:2019-03-14 23:31:45|字数:4021字

见两人了解的点头,陈贵妃便忙又笑着望向其它人道:“我是你们的姑姑,好容易进宫一趟,我这个姑姑也不能没点表示,礼物我都准备好了,一会走的时候将各自带走,再将捎给你们父母的带回去,如此也是我这一番心意。”

陈家众人闻言,立时全都单膝跪在地上,忙开口应道:“谢娘娘赏赐。”

将为首之人扶了起来,陈贵妃笑应道:“我不是说过了吗,我是你们的姑姑,如今这里也没有外人,就不要如此见外了,若是没事的话,倒是可以和我儿好好亲近亲近。”

陈玉闻言,拱手言道:“那姑姑不知道我们能否带殿下回陈家玩玩。”

听到能出宫,段霄飞立时言道:“当然可以了,什么时候去。”

见儿子兴奋的模样,陈贵妃好笑的言道:“我儿,去陈家就那么高兴吗。”

“母妃,这是一个方面,不过更重要的是,这么大了,我都没有好好看看这皇城外面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,偶然听小太监们说起,似乎比宫内要热闹的多,我想出去看看,母妃好不好吗。”

“宫外的世界”陈贵妃喃喃自语间,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抹惆怅来,“宫外的世界,的确是热闹的多,可惜母妃也有多年未见,不知道是否还是原本的模样。”

见气氛一冷,陈家的子侄更是将头个个都低了下来,深吸口气,陈贵妃不由摇头言道:“你们不必这样,本就是我咎由自取走到了今天这一步,与人无尤,说来真是老了,竟然发出这样的感慨,倒是吓到你们了,好了,我这里没什么事了,你们去和我儿好好聊聊,一会我派人送你们回去。”

陈贵妃话落,段霄飞忙开口言道:“母妃,这以后相聚的时候有的是,我还是留在这里陪着你吧。”

背过身去,陈贵妃只挥手道:“母妃没事,你们去玩吧,虽然以后见面的时候多的是,但到底今天难得见一面,你们多聊一会吧,至于去陈家的事情,我会跟你父帝说的,想来,这点小事他定然不会阻拦才是。”

“嗯”了一声,见陈贵妃打定了主意,段霄飞无奈只得依言将兄弟们带出去。

陈贵妃的泪方才忍不住落了下来,花嬷嬷轻叹一声,忙将帕子递了过去,陈贵妃看了一眼,并没有接过,只是用手将泪水抹去,这才开口言道:“嬷嬷不用担心,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落泪,以后,我便是我儿子的避风港,一定会坚强,再也不会有人能伤害得了我们母子。如今我才明白只要我不在乎,以前的委屈不过是场笑话罢了。”

花嬷嬷闻言,张了张口,终究无法说出什么来。只是望着陈贵妃总觉得心痛到了极点。

再说段霄飞领着陈家人回到了自己的殿中,便笑着言道:“放心,原本我傻就算了,如今我既然恢复了正常,那自然咱们兄弟就该多见见,好好相处才是。”

陈玉闻言,笑着应道:“这是自然,殿下有什么吩咐只管吩咐,我们能做到的,定然不会推辞。”

抬手止住了陈玉的话头,段霄飞便笑道:“表哥这话严重了,都是一家子骨肉,说什么吩咐不吩咐的,我只是想要听听外面的事情,若是表哥不嫌弃的话,与我讲一讲好不好。”

再没想到段霄飞第一个要求竟然如此简单,陈玉一时间都有些愣住了,竟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见状,段霄飞忙问道:“表哥怎么了,可是有什么不便。”

陈玉忙摇了摇头道:“哪里会有不便,表弟想听,那我说便是了。”

话落,便将外面的好吃好玩的讲了个遍,若是别人只怕枯燥,可陈玉讲来有意思的很,让人听了如入其境不说,还更是心生向往。

陈芝见状,不由轻咳两声,打断道:“行了,时间也不早了,咱们该回去了。”

陈玉闻言,也反应了过来,忙开口言道:“你说的是,殿下,今天却是多有不便,等娘娘求了陛下,允你出宫,我定然带你将京城的好吃的好玩的忘个遍,你看如何。”

深吸口气,段霄飞忙道:“这自然是极好的,那表哥可千万别忘了。”

拍了拍胸口,陈玉笑着道:“放心,我定然牢牢记在心中绝不会忘。”

就在气氛越来越和乐之时,忽听屋外太监喊道:“皇上驾到。”

一时间屋内众人说话之声一歇,忙站了起来,辉真帝进来,见陈家人已经全跪在了地上,而段霄飞也上前言道:“见过父帝。”

扯了抹笑容,辉真帝忙道:“起来吧,不必多礼,朕听说陈家人进宫一时好奇过来看看,这么多年,陈家对朕多有不满,再加上皇儿的事情,不想进来见朕也是朕的过错。”

陈芝闻言,忙跪地道:“陛下多心了,我陈家对陛下的中心日月可鉴,只是我等才疏学浅,这才难以到了陛下身前,今日还是姑母相邀,我们才有机会进了这皇宫,不然只怕以我们的才智,怕是一辈子都见不到陛下的。”

辉真帝又不傻,自然知道这里面有几分真假,再者能让陈贵妃召进宫来,给儿子当伴读的,只能是陈家的佼佼者,如此自谦,为了什么,辉真帝自然是清楚的很。

段霄飞这么说,陈芝几人自然也不遑多让,陈芝更是直接黑了脸道:“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,到底是谁。”

见陈玉还不想将那人交代出来,陈芝顿时黑了脸道:“还不快说,莫非还要我亲自动手去查不成。”

此言一出,陈玉知道再瞒下去也没有什么用,只能讪讪言道:“是十皇子。”

“十弟”段霄飞一愣,不由从那有限的记忆力,仔细寻摸这“十皇子”,却不想,竟是很少有他的记忆,不由皱了皱眉头。

陈芝看在眼中,忙追问道:“怎么了。”

摇了摇头,段霄飞无奈言道: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我这个弟弟未免太神秘了些,在我的记忆力似乎很少见他出现,老实说,若不是玉表哥提起,只怕,我根本就不会注意到我有这么个弟弟,而他的母亲,跟我母妃一样,同列贵妃之位,却似乎将自己隐藏起来一般,你们不觉得太奇怪了吗。”

陈玉早就在心里将十皇子当做至交好友,见众人都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与他,忙开口言道:“你们不要这么想了,也许,十殿下就是不想引人注意呢,还不许人家为人低调啊。”

狠狠的一指头戳在了陈玉的头上,陈芝没好气的言道:“给我闭嘴,这样的大事,竟然还敢瞒着我们,若不是你今天说漏了嘴,是不是计划,等我们陈家家破人亡了,才肯说实话。”

见众人脸色实在难看,陈玉小心翼翼的言道:“应该不至于吧,再说了,找我也没什么用。”

冷笑一声,陈芝没好气的怼道:“谁说没用,你再蠢也是陈家人,先收服了你,可不是渐渐就能将我陈家吞噬殆尽吗,只可惜他没有算到你会将这事情给说出来,陈玉啊,陈玉,若是我所估不错,你所谓的至交好友十殿下,应该也特意嘱咐过你,让你不要将你们来往的事情,告诉我们吧,不然,一个院子里待着,我们不会毫无察觉,我说的可对。”

被陈芝猜了个正着,只陈玉此时依然不肯相信,十皇子真的在利用他,强辩道:“可他这样与他又有什么好处,别忘了,有八殿下在,我们怎么可能会去帮他。”

见自家弟弟这个时候,还在为他人说话,陈芝一个没忍住道:“可你也别忘了,表弟原来是个什么模样,且前些日子还差点没了性命,若是以他那样的情况,我陈家未必,不会再找个人支持。”

一句话,让陈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而陈芝此时也反应过来,自己刚刚说了什么,忙望向了段霄飞,见其神色没变,这才暗松了口气。

这番作态落在段霄飞眼中,不由好笑的言道:“表哥不用如此小心,我可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,再者说了,表哥说的本就是事实,又有什么好顾虑的,只是我没想到,原来我这位十皇弟才是隐藏最深的人,反而是我那如今名义上的大哥,却是蠢透了,也难怪,只看他那母妃,就知道,也生不出聪明的来。”

听完此言,陈芝忙追问道:“那表弟,如今既然知道这位十皇子不是个善茬,那可有什么要做的,你只管开口,只要我们能做到的,定然绝不推辞。”

“陈芝哥,你要做什么,他便是再不济也是皇子,你可别乱来,若是他真的在你手里出了事情,那被查出来,对咱们陈家可就是灭顶之灾。”

陈芝闻听此言,没好气的撇了陈玉一眼道:“你的心思我还不清楚,说来说去,还不就是怕伤了你的小伙伴吗,陈玉,多年的教诲,你都学到狗肚子里了吗。若我们的猜测都是真的,你可知道陈家如今面临的会是什么。而且”说到这里,陈芝神色一冷道:“你给我交代清楚,你还和他说了些什么。”

见所有人都望着自己,陈玉忙连连摆手道:“不要这样看着我,我什么重要的事情都没跟他说过。”怕众人不信,陈玉和特意强调道:“我说真的,虽然我们的确还合得来,可事情的轻重缓急我还是知道的,哪里会将自己的命脉让别人握在手中。”

见陈玉再三保证,众人这才放下心来,只一指头戳在陈玉的头上道:“还算你脑子没有坏掉,我也不怕老实告诉你,若是你真敢透露出什么去,那陈家的家法绝对会招呼在你身上,我是半点都不会为你隐瞒的。”

听到这里,陈兰也紧跟着开口言道:“不错,我也是这么想的,不过好在你没有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,经过这一次,阿玉我只想说,你以后长点心吧。”

轻咳一声,段霄飞忙开口言道:“玉表哥也是无心之失,诸位表哥就饶了他吧,再念下去,玉表哥该恼了,如今我们倒是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

段霄飞此言刚落,陈芝便默契的接过了话头道:“不错,我们确实是该好好查查这个十皇子,到底是在搞什么鬼,若真有什么对我们不利的地方,我们也该早做准备才是。不行这件事情必然要告知祖父,决不可掉以轻心。”

话落,转身要走,不想却见段霄飞与陈玉二人挡在了身前,陈芝皱了皱眉头道:“你们这是做什么,该不会都顾虑着那兄弟之情吧。”

见陈玉不开口,段霄飞便索性摇了摇头,抢先开口道:“并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只是觉得表哥,你难道就不想试试看咱们自己的能力。”

“自己的能力”陈芝望向段霄飞,忙问道:“表弟的意思是说。”

“不错”二字算是应下了陈芝的猜测,段霄飞这才接口言道:“就是你想的那样,我自认自己心智计谋都不缺,再加上你们的力量,还怕找不出他的破绽来吗。”

这话说的陈芝也是心有意动,只是想着十皇子毕竟是皇子,只怕还有许多他不知道的手段,便犹豫的摇了摇头道: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可我认为这件事情还是告诉祖父的好,毕竟,他身后有多少势力我们还不清楚,贸然对上,对我们可是百害而无一利,说不定还会闹出许多事情来,反而对我们不利。”

翻了个表演,段霄飞无语的言道:“表哥,我是说过要自己查清楚,可什么时候说过要自己对上我这位十皇弟了,那岂不是傻了吗。”

见段霄飞笑意吟吟的模样,陈芝疑惑的追问道:“那表弟的意思是。”

眉毛一挑,段霄飞方一字一顿的言道:“不知,表哥对借刀杀人这词有什么看法。”

“自然是极好的招数,只是不知表弟要借的是哪一把刀。”

喜欢福运宝珠请大家收藏:(www.lwtxt.net)福运宝珠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福运宝珠》,方便以后阅读福运宝珠第311章 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福运宝珠第311章 并对福运宝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