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0章

作品:福运宝珠|作者:猪头的老公|分类:古代言情|更新:2019-12-31 23:31:21|字数:4022字

一听这话,魏宝珠不由好笑的道:“爹,你就不用为我担心了,左右,这辈子我跟段霄飞估计分不开了,只要对象是他,那我无论什么时候,都是底气十足的。”

这话一出,魏英齐都忍不住笑了,忙点点头道:“你这话说的倒也不错,的确,段霄飞那小子,量他也不敢对宝珠不好,若是真做了什么事情,宝珠只管回来,爹养着你。”

“这点,爹你就不要操心了,段霄飞那人他哪里敢呢,放心好了,女儿这辈子定然过得比谁都顺心,倒是爹娘你们,得好好照顾自己,给我哥找个性子好的,不管她家世如何,只要对你们好,对我哥好,就行了。”

宇通见状,只玩味的言道:“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了,当我是个听众就好。”

见状,宇通只冷笑言道:“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,我也不妨与你们直说,要说杀你们什么时候都可以,不如就现在好了。”

一句话只将兄弟二人吓了个半死,魏大柱忙哆嗦问道:“好端端的杀我们做啥,你抓我们不就是为了钱吗,若是杀了我们你可就什么都没有了,所以你们千万不要冲动啊,真的不要冲动啊。”

撇了撇嘴,宇通拇指轻刮刀刃道:“这话倒也不错,可是银子对我来说,还真不是最主要的,了不起将你们都给杀了,再抓一个就是,我可是听说了,你那弟弟和父母最宝贝的就是你弟弟家的小丫头,若是抓了她来,想来比你们两个都管用吧。”

此言一出,魏大柱便觉得宇通是真的对他动了杀心了,忙喊叫道;“别啊,别杀我们,你不是说让我当你是听众般聊天吗,我们聊,我们聊好了,你是不是对我的心理感兴趣,我现在就都说给你听,你千万不要激动,那刀子可是不长眼睛的,若是你真的扎我一刀,那就什么都无法挽回了。”

斜睨了魏大柱一眼,宇通身子往后一靠,见两人瑟瑟发抖的越发厉害了,这才不屑的言道:“好吧,左右也是无聊的很,就听你们说点什么吧,不过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,若是你的话让我听的不满意,我想灭了你也不过是瞬间的事情,还有,你们最好不要有什么逃走的意思,不然,我就先割了你们的鼻子,再挖了你们的眼睛,若是这样你们还能逃出去,我就放了你们好了。”

兄弟二人闻言,立时有志一同的摇头应道:“不敢,不敢,我们听话,绝对不敢跑的,再者说了,我们现在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,跑出去,又能有什么办法呢。”

“知道就好,既然如此,接着说罢。”

魏大柱兄弟二人听了这话,即使怕的要死,魏大柱还是上前小心翼翼的言道:“我们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,什么都不知道了这能不能稍后再说。”

似笑非笑的扫了魏大柱一眼,宇通这才言道:“好啊,左右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,我砍你根手指可好。”

被这话吓到了,魏大柱颤巍巍的言道:“为什么要砍我手指呢,我不是不说,只是要给我点时间啊,我现在脑子里是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,真不是有意敷衍你的。”

“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,本来就是觉得日子太无聊,拿你们逗逗乐子罢了,可你偏偏什么都记不着了,既然如此,我留你还有什么用,不如解决了你,左右有一个人质在手,想来该得的银子,也会得到的,或者说,不如,你留着,我将他给处理了。”

宇通这话刚落,魏二柱便言道:“千万不要,大爷,我可会说故事了,不止我自己的故事,便是别人的故事,我也知道不少,求大爷千万要留下我,不信,我现在就给你说一个。”

见自家弟弟这样出卖自己,魏大柱哪里还忍得住,这可是生死关头啊,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魏大柱直接扑在弟弟的身上道:“老二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莫非就是送我去死吗,亏我往日里对你这么好,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。”

“对我好,别开玩笑了,你不过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弄不过老三,这才和我联手罢了,而且,别整的自己多无辜似的,家里的坏事,哪样不是你起的头,便是找老三的事情,也是你定下的,是你说,只要爹娘在,老三便翻不出你的手掌心,要想过好日子,只管做可怜样子,到爹娘面前就行了,左右,爹娘也不会看着咱们饿死的啊,这都是你教的道理,若是咱们两个真得死一个,那自然是大哥了,大哥你想,你总比我大,说白了,就是比我多活了两年,就不能让让弟弟吗,弟弟可还有很多事情没有经历过呢。”

这本就是魏大柱想要说的话,见弟弟全都说了,不由望向宇通道:“你可千万不要信我弟弟的话啊,家里最坏的就是他了,若是你真的要杀人,就将他带走吧。要杀要剐悉听尊便,我这就讲故事给你听。”

听到这里,魏二柱再也忍不住下去了,只扑到了魏大柱身上,一时间两个手都被绑住的人,打的那真叫热火朝天,让宇通看足了大戏。

直到两人没了力气,宇通这才言道:“我来这里,可不是看戏的,行,都想活是吗,我给你们机会,现在我问问题,你们两个好好答,最后我再决定,送谁去死,好了,现在我且问你们,你们找你们的三弟要银子这么好的主意,是谁给你们出的。”

两人对望了一眼,立时都摇了摇头,见宇通的匕首逼近,二人都踌躇了起来。

宇通顿时一挥,魏大柱只觉得脖子一痛,眼见血滴落在地上,瞬间,再也撑不住自己,直接吓晕了过去,宇通这才将视线聚集在了魏二柱的身上。

这下子可将魏二柱给吓坏了,连连摇头道:“别杀我,别杀我,我说,我说,我什么都说,不管你问什么都好,只求你别杀我。”

此言一出,宇通嘴角一勾,便不紧不慢的言道:“是吗,那说吧,不过我可提醒你,别以为我不知道真相,你就能胡说八道,基本的推理我还是懂的。”

眼见魏大柱落到现在这个地步,魏二柱哪里还敢再装糊涂,忙道:“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是谁。”

且不提这边,段霄飞如何心痛,只说,这段霄飞无缘无故的昏迷,可是瞬间让整个王朝都为之一震,辉真帝直接下旨,让林锦前来救治,只可惜,林锦半分也不在意,随便,派了一个人过去,可得到的结论,和太医没什么两样,这下子,辉真帝更是处在暴怒的的边缘,短短几日,便斩了好几个人,一时间,以往的好差事,也没人敢抢了,后宫之中更是噤若寒蝉,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,触辉真帝的眉头。

直到派出的暗卫回来,说了已经让魏宝珠身中剧毒,命不久矣,辉真帝便陷入了深思,随之问起,什么时候给魏宝珠下的毒。

待得到答案,一联想段霄飞昏迷的时间,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一时间也不知道心中是何种滋味,只道:“莫非这魏宝珠真的有些异常不成,可冲她下手的人是朕,若是想要报复,只管冲着朕来就是,霄飞对她一心一意,舍命相互,她怎么舍得呢。”

听了这话,暗卫只将头低了下来,半句都不敢应承,见状,辉真帝烦躁的让暗卫退下,这才来到了段霄飞面前,顺手要让所有人都给退下,眼见有宫女要来搀扶自己,陈贵妃当即怒道:“给我放手,谁给你的胆子,让你们对我动手动脚的,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,给我退下。”

知道陈贵妃对辉真帝的重要性,宫女自然不敢放肆,赶忙将手放了开来,随之跪在了陈贵妃的面前,不想辉真帝竟然开口道:“朕的命令,莫非爱妃还想违抗不成,若是你们平日里敢对贵妃不敬,朕自然饶不了你们,可今天除外,立刻起身,将贵妃请出去,朕恕你们无罪。”

这话一出,两人忙站起身来,就要将陈贵妃拉出去,见挣脱不开两人的钳制,陈贵妃当即怒道:“陛下,你说的这叫什么话,我的儿子躺在那里生死不知,你却要将我给赶走,陛下,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,若是这其中,霄飞出了什么事情,那你让我怎么活。”

看着陈贵妃望向自己眼中强烈的恨意,辉真帝不自在的避开了陈贵妃的视线,随之言道:“蜜儿,朕让你出去,是为了你好,你放心,朕会护住我们的儿子,有朕在,我保证,我们的儿子绝对会平安无事,还请蜜儿再信我一次,相信我,我不会让我们的儿子受一点伤害。”

见辉真帝说的认真,陈贵妃眼中的泪不停的落了下来,却依然坚定的摇着脑袋道:“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,可是我不要离开我的儿子,我要时时刻刻陪伴在他的身边,我要他一睁开眼睛,看到的就是我,以往我只觉得魏宝珠配不上他,娶了那个魏宝珠,对他的未来没有好处,可真等他没有生息的躺在那里,我才明白,荣华富贵,帝王宝座,什么东西,根本半点都没有我的儿子来的重要,以往我而已是魔怔了,可如今我清醒了,我只要我的儿子活着,其它什么都不重要了,他想娶宝珠,就娶吧,左右不过一个女人罢了,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,等真的得到了,也就是那么回事,男人……呵。”

辉真帝听到这里,见妻子嘲讽的望着自己,便知道又想到了自己的身上,辉真帝苦笑一声,当即言道: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我让你出去真的是为了你好。”见陈贵妃依然不肯动,无奈之下,辉真帝只得让人硬将人带出去了。

此时辉真帝长叹口气,坐在了段霄飞的身边言道:“皇儿,你真是个厉害的,终归是让母妃松了口,可是怎么办,我如今是越发不想让那魏宝珠接近你了,她对你的影响实在是太深了,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下,她伤你也伤,可是皇儿,这样的人,我是无论如何,都不能让她活在世上的,你放心,想来,现在你会这样,应该是她半死不活的原因,等她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世界上,我儿,应该就不会受影响了,好在太医也说了,你这身子康健的很,我也能暂时放下心了。”

段霄飞在梦中听了这话,当即焦急的言道:“不好,我父帝对你有了杀心,我得醒来,去保护你。”

魏宝珠闻言,当即没好气的言道:“行了,别折腾了,你父帝他们对我有杀心,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,还保护我呢,说到底,你现在的权力,都是你父帝给的,若是他想收回,你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,还是算了,你越是死命护着我,我只会更危险,他们杀我之心只会更胜。”

无可反驳,段霄飞真是欲哭无泪,只得苦笑言道:“那你说,我该怎么办,我这个皇子到头来,竟然不能保护我最在乎的人,我真不知道我还有什么用,说来也怪我自己,太天真,太重感情了些,若是早下狠手,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。”

深吸口气,魏宝珠抱腿席地而坐,只苦笑言道:“如今说这些有什么用,我现在害怕的是,我现在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又会将林锦牵扯进来。”

事关情敌,便是知道如今状况紧急,段霄飞还是忍不住追问道:“这话怎么说。”便是因此换来了魏宝珠责难的眼神,也顾不上了。

见宝珠转过了身子,并不想答,不由还追问了几句。

魏宝珠见状,不由深吸口气,只开口言道:“你可记得,当日我想办法串改了林锦的记忆。”

点了点头,段霄飞当即应道:“当时你也跟我说过,不过,这之间有什么关系呢。”

喜欢福运宝珠请大家收藏:(www.lwtxt.net)福运宝珠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福运宝珠》,方便以后阅读福运宝珠第610章 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福运宝珠第610章 并对福运宝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