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9章

作品:福运宝珠|作者:猪头的老公|分类:古代言情|更新:2020-03-25 23:28:27|字数:4038字

这话一出,陈贵妃可谓心痛到了极点,也不顾儿子,只扭头望着辉真帝道:“果然,你还是一点都没变,如今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来,怎么,你是觉得我这辈子活得太轻松吗,要我的命,好啊,只管拿去,左右活了这么多年,我也真够了。”

眼见陈贵妃恼怒到了极点,辉真帝赶忙道:“蜜儿,你这是做什么,虽然我这话是冲着你们两个说的,可我对的是谁,你当真不知道吗,我这不是也是心疼我们的儿子。”

“呸,心疼儿子,我看你是心疼你的位置,是,我儿子这么做,我的确不满意,可让我更不满意的人是你,一看到他,我就想起当年的自己,真是傻的厉害,竟然什么都为你着想,可实际上呢,你需要吗,你根本就不需要,甚至说,你本有能力摆平这一切,却是非逼着我自己来做这些事情,来做你的挡箭牌,呵,我真是傻啊,为你痴痴付出了一辈子,竟还看不明白,我得多蠢啊。”

深吸口气,辉真帝又是一叠声的哄着,却是半点作用都没有,忍不住一脚踹在了段霄飞的身上,只怒道:“你就这么看着啊,她是你娘若是气坏了身子怎么办,还不哄哄,我看你现在真是被那魏宝珠迷了心窍了,若是她这个模样,你早去了吧。”

直直的望着辉真帝,段霄飞倒是毫不客气的点头应道:“我自己的媳妇,我自然是会宠的,只是我觉得母妃刚刚的话,说的对极了啊,你的确是做了许多对不起我母妃的事情,说到底也影响到了我的身上,再者说了,你比我好到那里去,别告诉我,你刚刚不是在外面看戏。”

魏不凡连连点头应道:“是是是,儿子的确跟你亲近,我好怕啊,好怕你将我赶出家门,这把年纪若是被赶出去,也没人要我,那实在是太凄惨了。”

这话一出,王秀英脸上的笑容便更多了,见状,魏不凡忙又劝了几句,主要目的就是不让王秀英掺和进孩子们的事情来,不然,长此以往,只怕不仅是他们兄弟失和,便是对他们这两个老家伙,都要有意见了。

王秀英又不是真的不懂事的,听了这话,自然是“嗯”了一声,只开口言道:“我知道了,你放心,以后我不会掺和了,只是若是他们闹了,我总不能就这么看着吧。”

魏不凡闻言,只拍着胸口言道:“这一点你就放心吧,他们都是我的儿子,若是他们真的闹腾的厉害,我自然会管的。”

王秀英听到这里,也只得点点头道:“也只好如此了。只是你千万要盯紧一点,这儿子好容易走上正途,我可不想他们又走了弯路。”

魏不凡拍着胸口道:“这一点,你就放心吧,你不信别人,难不成还不信我吗。”

点了点头,对于丈夫王秀英自然是相信的,不由笑应道:“那我就都交给你了,我就等着看,你这个爹爹怎么当的。”

“放心,保管让你刮目相看。”

王秀英闻言,不由好笑的言道:“你如今跟英齐待着久了,这话说的也文雅多了,不错,实在是不错。”

听着妻子的调侃,魏不凡轻笑一声,玩味的言道:“你就不要笑话我了。”

魏不凡这边话音刚落,就见两个儿子走了进来,不由忙正了脸色道:“大柱,英齐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,可还是有什么事情吗。”

魏英齐闻言,忙言道:“爹娘刚刚在门外的身影我们看到了,又见爹,你将娘拉走了,怕出什么事情,所以和大哥过来看看,你们没事吧。”

轻笑一声,魏不凡忙笑道:“我们能有什么事情。”

话到这里,魏不凡见两个儿子欲言又止的模样,怎么会猜不出两个儿子再想什么,不由好笑的言道:“好了,事情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,不过是我们两个在闹着玩罢了。”

魏不凡说完,便见两个儿子俱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,当即没好气的言道:“怎么,只许你们相亲相爱,还不许我和你们娘有些情趣吗。”

见父亲说完,母亲羞红了双颊,魏英齐赶忙摇头道:“我怎么敢说这话呢,爹娘感情好,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事情,既然爹娘都没事,那我就放心了,那既然是这样,我和大哥还有事情,便先去忙我们的了,爹娘,你们慢慢玩,慢慢玩。”

王秀英闻言,只嗔怪的瞪了丈夫一眼,便喊道:“你们给我站住,要往哪里去。”

两人被问的一愣,正要应话,就听王秀英抢先言道:“其实我们刚刚过去的时候,听到了你们的对话,只是因为提起前回来,并没有听到后面的话,能否告诉我,你们之后说了点什么。”

听到这里,魏大柱当即苦笑一声道:“其实娘之所以这么问,是怕我提出什么让英齐为难的事情吧。”

王秀英身子一僵,赶忙言道:“也不止是这个原因了。”

这话一出,魏大柱脸上的神色更显凄苦道:“那这么说,还真有这个原因了,如今看来,娘对我还是充满了不信任啊。”

魏不凡轻叹口气,无奈的望了王秀英一眼,那眼中分明言道“你看,我说不让你管,你非得管,现在出事了吧,如今可怎么是好。”

看明白了丈夫要表达的意思,王秀英忙开口言道:“大柱,你也别怪娘多心,实在是你这改好没多久,娘这一时半刻,还真放不下心来,虽有为你三弟,可也是担心你啊。”

魏大柱苦笑一声,只开口言道:“娘担心什么我自然是明白的,可虽然明白,娘说这话的时候,我还真有些伤心,娘,以往是我做的不对,我已经尽力去弥补了,难道娘还不能放下以往对我的成见,接受现在这个一个新的我吗,毕竟,娘是我的亲娘,在这个世界上,就没有比娘更疼我的人了,若是娘都不肯给我一个机会的话,那我的改变,又有什么意义。”

听闻此言,魏英齐的眉头却皱了起来,只捶着脑袋,低着头,却是一句话都不说。

王秀英见状,可是心疼极了,一脚踹在了丈夫的腿上,这才言道:“你这个老头子,今天是怎么回事,非得找点事情才开心是吗,儿子现在高兴的很,你非得给他找不自在,怎么,非得弄的他郁闷了,伤心了,你才甘心是吗。”

长出口气,魏不凡只缓缓言道:“你这话又是从何说起,他是你的儿子,难不成不是我的儿子不成,我只有希望他好的,你仔细想想,儿子的情况,是不是很奇怪,还记得以往儿子每次提起林锦的模样吗,如今你再瞧瞧,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。”

被丈夫这么一提醒,王秀英也觉得有些不对,只深思言道:“你这么说,倒是有些道理,儿子,你自己好好想想,你爹说的有些道理啊。”

话音刚落,就见魏英齐更用力的,王秀英吓了一跳,忙上前,紧紧的拽着魏英齐的双手道:“你这又是干什么,不是就不是吗,你干嘛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,这不是挖我和你爹的心肝吗,若是我们冤枉了你,那就当我们什么话都没说过,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。”

摇了摇头,魏英齐苦笑言道:“爹娘,你们说的没错,若不是你们提醒,我到现在还没想清楚呢,说起来,爹娘,你们还记得咱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吗,我怎么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空了一块呢。”

有些事情,就是不能经人提起,这不,魏英齐这话刚落,魏不凡夫妻二人也发现了许多不曾注意的地方,随之都紧张的围在魏英齐身边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,英齐,你可别吓我们,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成。”

摇了摇头,魏英齐只道:“如今,我也不太清楚,不过我想着,凡事多观察一下,总能找到答案的。”

母子连心,王秀英听明白了儿子话里的意思,当即便道:“不可能吧,英齐你的意思该不会怀疑你师父吧,不可能的,你仔细想想,往日里,你受了人家多少恩惠,说句不客气的话,这样的恩德,便是让你以死相报都正常了,他怎么会伤害你。”

这话一出,魏英齐也疑惑不已的言道:“这我一时半刻也没想到。”话到这里,魏英齐声音一顿,无奈的望着母亲言道:“娘,我不过随口嘟囔两句,你能别接着这么快吗,我可没说过我怀疑我师父。”

翻了个白眼,王秀英当即没好气的言道:“行了,跟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,怀疑便怀疑吧,只是凡事要有证据,更何况,人家对你真的不错,你可别随便冤枉人家,不然,是我也得冷了心肠。”

听了母亲这话,魏英齐只道:“娘,你便放心好了,你儿子的脾气你还不知道,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,再者说了,我头痛的厉害,却是要躺一躺,娘也早点休息吧。”

不提醒不说,一提醒,王秀英也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了,连忙言道:“哎,你这么说,我也头疼的厉害。”

见屋内众人都直呼脑袋疼的厉害,魏英齐的怀疑便更深了。

这边魏家人已经起了怀疑,不过却丝毫没有影响林锦的好心情,只见他满脸笑意的来到了阁楼,便忙开口言道:“宝珠,你可知道,你最亲近的人,早已忘记了你存在,现在就在外面干活呢,怎么要不,我将他们叫进来,这样的话,你们就能见上一面了,说不定经过刺激,他们就能想起你是谁了呢。”

听闻此言,魏宝珠当即嗤笑一声,只扫了林锦一眼,便道:“你又何如此,若是想对付我们,只管下手便是,何必浪费时间耍花样,不觉得太过可笑了吗。”

“可笑。”被魏宝珠这两个字刺激的失去了理智,林锦紧紧的贴在了宝珠的身上,看着宝珠慌乱的模样,林锦心疼的摸了摸宝珠的脸颊道:“怎么,怕我,放心好了,我是真心喜欢你的,只希望你快快乐乐的渡过此生,会让你受伤的事情,我是不会做的,不过吗,我有些话,想要和你单独说,免得被人听了去,这样倒是能让我们轻声些,也免得,被人知道了,那可就不好了。”

听闻此言,魏宝珠只道:“我没有什么要说的,至于你我之间清清白白,没什么不能被人知道的,所以,你可以站起来了吗,我觉得,你站着聊天也还是一样的,并不影响什么。”

闻听此言,林锦却是笑了,不仅没有起身,反而贴着宝珠更近了,魏宝珠见状,可真是吓了一跳,立马急切的挣扎了起来,眼见就要弄上她自己,林锦顿时厉喝道;“够了,给我安分一些,不然,我就带你离开这里,让所有人都找不到咱们。”

魏宝珠闻言,赶忙言道:“我安分就是了,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,我就是个普通人,是生是死,根本就无所谓,可你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完成,若是出了事情,那可就是天下人的损失了。”

见宝珠真没夸自己,林锦可谓高兴到了极点,立时言道:“原来,宝珠说起哄人的话来,还真是让人心里舒坦。”

而此时被众人都在寻找的林锦,却是被噩梦缠身,好几天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,再次从噩梦中惊醒过来,林锦无力靠在了床柱上,揉着隐隐作痛的额角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些日子,怎么老是梦见一个女子再跟我求救,最关键的是,我的心竟然还痛了,真是好笑极了,我还自以为是铁石心肠呢,如今看来,倒不是这么回事了,只是梦中之人到底是谁,为何我总觉得自己该认识他,莫非,真的是我遗忘了什么吗。”

林锦越想,头疼的越厉害,只狠狠的捶着自己的脑袋道:“你到底是谁,我为何就是记不起来。”

喜欢福运宝珠请大家收藏:(www.lwtxt.net)福运宝珠新乐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福运宝珠》,方便以后阅读福运宝珠第659章 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福运宝珠第659章 并对福运宝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